tb
過去的Tizzy Bac歌曲內的故事常常很慘,聽著聽著總會想著,惠婷是發生甚麼事情,一直要藉著歌曲苦中作樂一番。印象很深有次看Tizzy Bac表演時,惠婷談到自己最近的轉變是寫歌開始寫別人的故事了。聽到時就想,那惠婷最近生活是不是比較好過? 才開始有力氣精神聽聽別人的心事,哈。

這是新的Tizzzy Bac和新的專輯"如果看見地獄,我就不怕魔鬼"。也許是真的唱起別人的故事,專輯的歌感覺沒有舊作給人的私密感,距離感拉遠了,說服力少了點,聽起來感覺少了些甚麼。也許是上張專輯的"鞋貓夫人"給了我太多勇氣,很自然在聆聽這張專輯時就搜尋起相同的感覺,這樣對待Tizzy Bac並不公平,但這是所謂的歷史的包袱吧,哈。

開場"鐵之貝克"前奏看似勵志,但到"我不能愛,我不能愛,要是再不能愛,我怎麼辦"這段就弱了,咬字聽起來有些兒歌的俏皮,和前段及副歌都有些不搭嘎的突兀。同理放在"丹尼爾是Gay"這首歌,"Go away Go away"那邊重複到對我來說太多餘。有人討論新專輯的編曲太過華麗,反而有些不自然感,我則覺得是因為歌曲前段和後段的tone差異過大,反而聽起來不是那麼順耳,要跟著歌曲變來變去聽起來有些吃力,所以你發現聽到第九首之後開始有些疲憊,也讓單純鋼琴伴奏的"季後賽"成為最深得我心的作品。聽完整張專輯後會覺得Tizzy Bac真的變了,但也有沒有改變的部分。惠婷看周遭事情的角度依舊讓人會心一笑,比如說"瞬間白眼一千遍"的曲名也太有戲劇效果,但歌詞又相當勵志。還有標準的哀傷歌曲"For the way I live" "美麗 喔 憂傷",憂傷氛圍強烈到讓人跌到陰暗深海之中。

當然一個創作樂團不可能作品永遠長一個樣,改變的風險就是一定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,只是改變的誠意是否能讓聽眾聽見,是否能說服人這樣的轉變是必要的?也許還是得靠現場表演來證明。但也許改變的是聽者的心情,誰知道牢騷也竟然有過多的一天?

創作者介紹

娛樂星玩意

aiko03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